<acronym id='bis6z'><em id='bis6z'></em><td id='bis6z'><div id='bis6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is6z'><big id='bis6z'><big id='bis6z'></big><legend id='bis6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bis6z'><div id='bis6z'><ins id='bis6z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bis6z'><strong id='bis6z'></strong><small id='bis6z'></small><button id='bis6z'></button><li id='bis6z'><noscript id='bis6z'><big id='bis6z'></big><dt id='bis6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is6z'><table id='bis6z'><blockquote id='bis6z'><tbody id='bis6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is6z'></u><kbd id='bis6z'><kbd id='bis6z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bis6z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bis6z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bis6z'><strong id='bis6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bis6z'></span>
          <dl id='bis6z'></dl>

            <ins id='bis6z'></ins>
          1. 走進明星丨豆瓣評分9.7 《最後之舞》導演揭秘背後制作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大將生來膽氣豪,腰橫秋水雁翎刀。大傢好,這裡是拿不動刀的小編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不吊大傢胃口瞭,一起來瞭解一下。

            原創 凹凸鏡DOC 凹凸鏡DOC

            上周,《THE LAST DANCE 最後之舞》這部以芝加哥公牛隊第六冠征程為主線,全面回顧王朝傳奇的系列紀錄片一經推出,便引起全球熱議,影響力堪比NBA總決賽。

            本系列的導演傑森·海希爾(Jason Hehir)於近日做客EPSN的“傑倫雅各比秀(JALENJACOBY)”,分享瞭最初企劃、幕後花絮等內容。本文挑選瞭與紀錄片制作相關的問答,供球迷及紀錄片愛好者參考。

            專訪《最後之舞》導演傑森·海希爾

            聽譯:米拉檬

            《the Last Dance最後之舞》原定今年夏天播出,第一次收到項目提前上線的通知是什麼心情?

            我們並不是在某個具體的時間點收到提前播出的通知的,因為內部其實一直在聊這個事情,之後網友們也開始發帖討論。我和ESPN負責內容的EVP康諾·肖(Connor Schell)一直發信息,溝通片子的進展。當時已經做完瞭前四集,那麼問題就是後六集什麼時候可以出來,這樣每周能按時推出。當時,我們的目標依舊是到五月中旬完成所有的工作,每天加班加點地剪輯。現在的目標並沒有變,隻是提早上線瞭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和喬丹的溝通是什麼樣的呢?

            我還是講第一次見他的故事吧,那個更有趣。我當時就在這個公寓裡,大概六點半,準備去健身房瞭,喬丹的業務經理埃斯蒂·波托伊(Estee Portnoy)突然給我打電話。當時,我倆聊這個紀錄片差不多有一年瞭,這期間他們一直在找機會啟動項目,談發行,有一大堆有錢有權的大佬商量合作方式之類的。

            那天埃斯蒂打電話給我說,“你能半小時後進城見我們嗎?喬丹想和你喝一杯。”我換瞭衣服,趕過去,這一路我就在想啊,第一次和喬幫主喝酒點啥好呢?(笑)當天晚上,我跟我哥說,面見喬丹就好像是去見聖誕老人一樣。你之前聽過他的大名,看過他的照片,但他不是“真人”啊,他不存在呀,就好像是雕像一樣,自由女神像突然彎腰跟你握手那種感覺。

            《最後之舞》劇照

            結果他來瞭,你知道嗎,散發著魅力,立馬能讓你不再拘謹,放松下來。聊瞭15-20分鐘後,我問他,“你為什麼想做這個紀錄片?”他說,“我不想。”“為啥不想呢?”他說因為人們的種種誤解呀,都是些未加工的影像資料,不想讓觀眾脫離上下文去解讀。

            於是,我們討論瞭應該讓當事人發聲,幫助觀眾理解上下文,這是講述故事的最好方式。之後,我提瞭大眾存在很多誤解,不知怎的就跳到瞭名人堂的演講。我說,“就比如,你入選名人堂的演講。我不覺得大傢聽明白瞭你想表達的意思。”他(笑)湊瞭過來,那一刻就像是拍電影一樣——燈光昏暗的酒吧,喬丹湊瞭過來,光打在他的臉上,他的耳環反著光,這樣指著我。

            導演傑森·海希爾重現與喬丹的第一次見面

            “你知道唯一聽懂我講話的人是誰嗎?”他的手就這樣直勾勾地指向我,伸出得有45厘米。那是我第一次感覺“我滴神啊!天啊!”他說,“唯一聽懂我講話的人是帕特·萊利(Pat Riley)。我其實是在誇獎別人。”所以,從一開始,喬丹就很坦誠地回答我提出的所有問題。又過瞭一年吧,他才第一次坐到鏡頭前接受采訪。

            那麼追問一個你剛才沒有回答的問題,非常的重要,就是你第一次在酒吧和邁克爾·傑弗瑞·喬丹見面時,到底點瞭什麼酒?

            Jameson on the Rocks(註:兩盎司愛爾蘭詹姆士威士忌加冰塊)。

            貌似他接受采訪的時候是喝瞭點棕色的東西(指酒)?這塊剪輯有點不連貫呀兄弟。杯子裡的“水位”一會兒高一會兒低的……冰都化瞭!(三人大笑)那次采訪他續瞭幾次(酒)?

            那天不是我負責招待的,我所有精力都放在采訪上瞭。

            大傢接下來看片子的時候可以註意杯子的“水位”

            很明顯,這部紀錄片的焦點是97-98賽季,第一集隻過瞭四分鐘他們就已經拿完五個總冠軍瞭。在公牛隊的法國之旅後,我們跳回(喬丹的母校)北卡。整個片子延續瞭這種在時間軸上跳來跳去的風格,從技術的角度來講處理得很好。能否分享一下,如何不隻局限於一個賽季,而是帶出一支球隊,和更為完整的喬丹的故事,以及時間層面如何做選擇?

            整個十集紀錄片的主軸肯定是97-98賽季瞭,這也是最初拍攝《最後之舞》的原因。有這樣珍貴的素材,但大傢從未看過,白白在NBA的地下室裡積灰瞭二十年多可惜啊。我們最初是這麼考慮的。一個賽季或者一個人,撐不起10個小時,必須擴充內容,以那個賽季作為切入點,講述整個公牛王朝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第一集前4-6分鐘是前情回顧。全世界的觀眾將通過ESPN和Netflix觀看我們的紀錄片,有很多外國的和年輕的觀眾。他們聽說過邁克爾·喬丹,但不瞭解那支公牛隊,不清楚在97-98賽季前,球隊已經拿過5個總冠軍瞭。所以,我們得快速幫新的觀眾打個底,介紹一下人物,為什麼他們當時那麼火。當然,也有觀眾是過來人,很瞭解瞭,那我們稍微懷個舊,渲染氣氛,這樣讓熟悉公牛隊的觀眾也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          第一集的展開的確不容易,因為會有很多觀眾說這個我瞭解瞭,那個我知道瞭。對我們而言,挑戰就是,如何抓住專業球迷的心,與此同時為不熟悉公牛王朝的觀眾科普,這樣他們也能有興趣看下去。

            如何刻畫公牛隊的總經理傑瑞·克羅斯(Jerome “Jerome” Krause),這個看似與球員處於“敵對關系”的爭議人物?

            如果說有我們想采訪卻沒能采訪的人的話,那就是傑瑞·克羅斯瞭。離我們開拍還剩四個月的時候,他不幸去世瞭。不過,很明顯,克羅斯是處在《最後之舞》暴風中心的人物。他比較極端,要把他描繪成與喬丹對立的反派是很容易的事情。可是,克羅斯的功勞也應該得到承認。隨著故事逐漸深入,觀眾會看到更多他在球隊構建方面所做的貢獻。

            克羅斯後於喬丹加入公牛隊(註:喬丹84年入隊,克羅斯85年成為球隊總經理)。但人們熟知的公牛王朝,除瞭喬丹外,管理層面是傑瑞·克羅斯和(球隊老板)傑瑞·萊恩斯多夫(Jerry Reinsdorf)掌事。如果對他的角色一筆帶過,我會覺得對不起克羅斯。於是,我們盡量通過檔案素材讓克羅斯發聲。當然,也必須準確地呈現球員在更衣室與克羅斯的敵對關系,球員如何奚落嘲笑他,擠兌在大巴車上跟克羅斯坐在一起的人。所以需要把握平衡,一方面給予克羅斯應有的尊重,另一方面準確地講述事實。

            公牛隊總經理傑瑞·克羅斯接當年受媒體采訪

            作為一名電影人,當你初次看到如此珍貴卻封塵已久的素材時,是什麼感覺呢?

            當我們審素材的時候,不禁“哇哦”瞭很多次。當時還沒有剪輯室呢,隻是在一間辦公室裡,用電腦看。那個時代的人帶有一種神秘感。現在社交媒體無孔不入,網友們都知道明星傢的後院、廚房長什麼樣,也見過球員通道、更衣室的樣子。球員在賽場外的曝光機會甚至多餘比賽。

            可是,那時候球迷是沒有這樣的機會,通過現在這種真實紀錄瞭解球員們的。要感謝當時在NBA工作的安迪·湯普森(Andy Thompson,湯神的叔叔,麥卡爾·湯普森的兄弟)想到安排攝制組跟拍。也多虧瞭蕭華的遠見卓識,他意識到那個賽季有著特殊的歷史意義,應該記錄下來,說不定未來有一天用得上。今天就是有一天。就算是喬丹、羅德曼做滑輪機訓練這樣日常的畫面,都顯得很珍貴。

            你會意識到,我從沒見過羅德曼不穿球衣,或者在夜店之外的樣子誒!或者看喬丹停車,下車,進門這樣“凡人”做的事,放在今天會很無聊。換做詹皇,也許都無法讓人提起興趣。但是,再度看到那群大佬當年的樣子,從未公開過的影像,或許會有觀眾喜歡。主創團隊也很起勁地討論,怎樣組織素材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片中喬丹選秀時的畫面

            《最後之舞》雄踞各國熱搜首位,作為導演,看到多年的心血有瞭如此的回報,是怎樣的心情呢?

            不單是我,我們整個團隊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,投入所有精力不停歇地制作這個項目。影片終於上線瞭,看到大多數觀眾積極的反饋,我們很開心。不過,也有點詭異,因為項目沒有徹底完成。我剛才還在傢繼續剪,其他幾位剪輯師也分頭忙碌著。我們依舊處於整合階段。邊拍邊剪就挺奇怪,邊播邊剪同樣奇怪。可是,現在這個局勢,唉,真挺慘的。不僅沒得播(註:指比賽停擺),人與人之間的聯結也減弱瞭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看比賽時與鄰座的陌生人擊掌慶祝,還是和網友互動,或是在街上看到迎面走來的人戴著你最喜歡的球隊的帽子,朝人傢點個頭致意……體育本是聯結大眾的。然而,現如今這樣的聯結是缺乏的。還有什麼比體育本身,以及共同重溫這樣的傳奇更能加強聯結的呢?我們很榮幸能在此刻推出《最後之舞》,至少讓觀眾能從黑暗之中逃離一小時吧。

            第二集為何決定從皮蓬的角度切入呢?

            喬幫主這個人物有多吸引人不用多說,但誰也不會花十個小時隻看他一個人。項目之初,我們的計劃就是以97-98賽季為切入點,講述以喬丹為核心的公牛王朝的故事。正如這支球隊是由多人組成一樣,《最後之舞》的系列故事也有不同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紀錄片當中,有人也提到,如果將喬丹比作蝙蝠俠的話,皮蓬就是羅賓。所以,我們本來就計劃帶出羅德曼、菲爾·傑克遜、史蒂夫·科爾、斯科特·皮蓬,以及喬丹的故事。那就需要整體地分析97-98賽季,找到合適的機會引出每個人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以科爾為例,他在東決對陣步行者的比賽中投出瞭幾個關鍵球,那是《最後之舞》的第九集,到時候我們要講科爾的故事。第二集皮蓬手術康復回歸,第三集羅德曼失控瞭,正好講他的歷史。第四集,禪師需要把羅德曼帶回正軌,幫助皮蓬重新融入球隊,借此機會我們回顧禪師的故事。一切皆以97-98賽季的時間軸為基礎,將最初計劃講的人物匹配進去。

            皮蓬在片中接受記者采訪的畫面

            喬幫主有沒有給你發修改意見的郵件?他的語法拼寫什麼水平?郵件寫多長?……有沒有給你小禮物,以及……和他有關的一切我們都想瞭解!

            不是你想的那樣(搖頭)。他現在在佛羅裡達州的某個高爾夫球場旁邊的城堡裡呢。我們會收到總結性的意見,因為項目參與方實在太多,包括Netflix的領導,他們相當於影視界的邁克爾·喬丹瞭吧;以及ESPN的領導,也是位高權重;還有NBA的領導、NBA娛樂、NBA公司,和喬丹自己的公司。所以,每一集都有差不多小幾十人反饋修改建議,由專人收集整理後發給我和我的團隊。

            不像你們想的那樣,說喬丹發信息給我,要求“把這個刪瞭!”或者走進剪輯室約午飯……不是這樣的。當然啦,他的決定權是高於其他所有人的。如果他說“這段我要加進去”,肯定是他說瞭算。不過,他隻提過一次(註:指喬丹建議把查爾斯·奧克利的交易放入第二集,他認為這是很重要的點)。

            昨晚,我和我朋友艾倫·柯昂(Aaron Cohen)聊天,現在大傢都宅傢隔離,他也有更多的時間看粗剪。我跟艾倫說,“喬丹給的修改意見真挺好的呀!確實對片子很有幫助!”其實我們不應該驚訝,喬丹在紀錄片領域也能成為大神,他想做什麼都能做好。我不希望觀眾認為喬丹在審查我們的剪輯,命令我們“把這個刪瞭”。隨著劇情推進,大傢會看到一些並不太“討喜”的內容。我很佩服喬丹的坦誠和直率,允許我們講述完整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喬丹接受訪問

            最後,聊一下影片中選用的音樂吧,都是美國嘻哈黃金時代的經典歌曲。

            咱們是聽著美國嘻哈黃金一代的歌曲長大的。既然是八零九零年代的故事,肯定要選用當時的音樂啦。那就免不瞭要加幾首當年的說唱咯。選歌這個附加項目,對於我而言,做起來是很有意思的。學生時代就是聽那些歌曲,個人也喜歡嘻哈這個類型。我們盡可能地對上每一首歌曲與故事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比如,1986年,(LL CooL J的)“I”m Bad”推出,同一年喬丹豪取63分。整個系列的音樂,我們都盡量選用同一時期的歌曲。回到1992年,公牛第一次衛冕,同一年Black Sheep唱出“The Choice Is Yours”。1993年公牛向第一個三連冠進軍時,觀眾會聽到Naughty by Nature的歌。如果精確不到年份,至少保證時期對得上。第一集,大傢已經聽到瞭Puff Daddy、Mase、the Notorious B.I.G.和Eric B.。第二集出場的包括LL Cool J、Prince、Beastie Boys、A Tribe Called Quest、Nas、Lauryn Hill、Special Ed和KRS One。鐘聲福(Rudy Chung)和賈斯汀·費爾德曼(Justin Feldman)是我們的音樂總監,他們團隊辛苦地工作,處理和清算歌曲的版權。

            一首歌每次被采樣都會出現新的“創作者”。比如,我們想用Ice Cube的“Wicked”這首歌,涉及瞭48位“創作者”。48位呀!你必須找到全部的48位,談好價錢。試想一下,一塊餅分給48人吃,每一塊得多薄。清算那個年代的音樂版權是很難的。我們都喜歡那些歌曲,至少咱仨是喜歡的,但這卻是音樂總監的噩夢。他們的工作極為復雜,(嘻哈)可不是一個人一把吉他在錄音室唱歌這麼簡單,創作者分散在世界各地。

            有些歌曲我們沒辦法搞定,廠牌不允許我們用原始版本。比如,“Welcome to the Terrordome”,清算不瞭,因為(Public Enemy)都不清楚其中一些采樣的來源,害怕有人跳出來起訴他們,“嘿,兩分多鐘的這段是我爺爺吹的薩克斯”。有些歌你真的無法清算版權,但我們盡力加入當時的熱門單曲,以及不那麼熱門的。之後你還會聽到“Fantastic Voyage”等等,有些歌曲是電臺常放的,另一些則是專輯中的冷門曲目。

            訪談聽譯及截圖來源:

            https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dxJ7XjQSMg

            影片海報來源於網絡

            註:

            ① 本片豆瓣中文名已改為《最後的舞動》

            ② 如對片中音樂感興趣,可點擊“閱讀原文”收藏(目前為止最完整的)歌單

            https:http://music.163.com/#/playlist?id=4980341007userid=332899154

            原標題:《豆瓣評分9.7,《最後之舞》導演揭秘背後制作故事》

            閱讀原文

  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豆瓣評分9.7 《最後之舞》導演揭秘背後制作故事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

            本文來源:娛樂 責任編輯:佚名